A大。

    洪梅匆匆吃完午饭,就去了广播室。

    广播室的学姐也才吃完饭,现在才刚到12点,还有半个小时,校园广播开播。

    有紧急通知的时候,老师都是自己说,轮不到学生,现在的这个时间段,是学生们自由点歌的时间。

    学姐拢着收上来的点歌单,正在安排曲目。

    洪梅也跟着拢单子,看着各种类型的要求,禁不住乐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笑笑得了,一会念稿子的时候,别乐。”学姐说道。

    一些不能播放的曲目被过滤掉,今天能播的只有三条。

    学姐读两条,洪梅读一条。

    怕洪梅出错,徐姐把所有要说的话,都写到了纸上,就像是领导的演讲稿。

    不是面对面的主持,洪梅还是有些紧张,幸好最后是完整地念完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播音结束,洪梅看着时间,抓紧时间往教室跑。

    学姐在后面看着,笑了笑,锁上了广播室的门,她下午的课,三点才上,现在可以去图书馆。

    洪梅跑回教室,就看到了朱百祥,这几天上的是公共课,几个班在一起上,朱百祥给她占了座位。

    旁边的同学投来羡慕的眼神,貌似处朋友还是好处多一些。

    洪梅身上的汗还没有消,教授已经拿着教案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朱百祥给洪梅发了信息,让她看。

    洪梅打开手机,看到信息,回复了一个大大的‘谢’字。信息里是一些做播音员处理应急事件的方法,其中一条很重要,插播广告或是歌曲。

    一个粉色的小风扇,被朱百祥拿出来,风扇的声音不大,风力强劲,洪梅很喜欢。洪梅在手机上敲下几个字,晚上请你吃宵夜。朱百祥回复,OK。

    孙东平忙完公司的事情,来到亲爹的新住处,这里离着自己的住处车程5分钟。

    这回租住的房子是一楼,方便出行。

    孙立强的腰好了很多,每天有保姆陪着到处逛,回来没有几天,保姆已经换了两个,今天孙东平过来,还是解决保姆的事情。

    敲门没有人回应,孙东平自己拿钥匙开了门,屋内收拾的还算利索,孙立强应该是和保姆一起出门了。

    正要拨打电话,孙东平就听到了孙立强说话的声音,一听就是用喊的,看来身体恢复的很好,底气很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