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秦凤仪肃清朝堂之后,林献忠带着冯娇娇一直留在临东城,夫妻俩过起了美满生活。

    这时候谁也不敢耽误。

    林献忠和老杨带着城中兵马,连夜守在城门,盘查临东城人口。

    “二牛,那时候你就知道叶天和女皇有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问?”

    “你看老大,不太子,那眉眼和气度,第一次见面,我就猜到了!”

    林献忠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女皇生子并不是什么秘密,到后来,大周有权有势的人,多少都知道些,也知道皇子流落在外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眨眼时间便过了半月。

    叶云霆带着段青山返回四方城。

    这次回来,一是探望老师。

    二是,寻找霜雪和壮壮的下落。

    叶云霆一路上不断派人打听消息,叶霜雪的消息便如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“这城墙还跟走时一样!”

    段青山眼睛微眯,看着高耸巍峨的城墙,表情舒展自豪,眼神充满怀念。

    “东家那时候为了这城墙,没少费心思,那会儿殿下才这么高,这么高!”见叶云霆看过来,段青山坐在马背上,伸手比划着叶云霆三年前的身高。

    叶云霆一向没什么表情,也不爱说话。

    段青山也不尴尬,咧嘴笑笑,见城门已经有许多人在等待,段青山情绪激动道:“殿下,他们在城门口等着咱们呢!”

    “我先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驾!”段青山说完,一甩马鞭,胯下马儿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莹莹写信来说,已经怀孕三月有余,自己是要当舅舅了,有孩子好啊,有孩子他段家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孩子的见面礼,他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名字,段青山都已经想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