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日时间很快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明日一早,便是云璃与枭军的约定之期。

    她信誓旦旦以为,发现了战流凰的行踪,就一定能将其找到。

    没想到容琰赶过去的时候,那里早就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这两日他们又以护城河为中心,扩大范围寻找,最后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云璃第一次感觉到挫败的滋味,心中甚是自责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了沈棠,都是我不好!”

    容琰安慰道:“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为她和盛京附近的百姓争取了三日时间,接下来无论变成怎样的结果,都不是你的错!”

    云璃激动抓着他的手:“不能把沈棠交出去,绝对不能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飞鸽传书,调派所有的护卫全都赶来这里。那些枭军死不足惜,至于周边百姓,我会保证将损伤降到最低!”

    降到最低,说明还是不可避免会造成伤亡。

    她既不希望沈棠出事,也不想连累无辜百姓啊!

    他们尽力封锁消息,不让这件事传入宣王府。

    只希望能让他们能够安心养伤,不为外界之事所困扰。

    宣王府。

    沈棠揭开萧慕白身上的纱布,惊奇发现,伤口竟然已经结痂了。

    她感叹道:“云姐姐真是太厉害了,研制的究竟是什么灵丹妙药,简直比天上的仙丹都要管用!”

    云璃离开之时说过,外伤药两个时辰上一次,确保后背的伤势不会感染,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结痂愈合。

    再配合她留下的逍遥丸,对治疗内伤有奇效,可以疏通他受损的经脉。

    两日过去,萧慕白觉得身体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觉得外面好似格外安静,问道:“容兄和太子妃呢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要帮皇上处理四方馆的事情,云姐姐也一并去了,让我留下来好好照顾你!”

    沈棠并没有说实话。

    如果被他知道真相,一定会不管不顾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好不容易好转,她不想再让他受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