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这是毒?”

    亚伦一脸阴沉看向宋病。

    此刻才重新记起宋病神医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手贱,偏要来抓,这可怪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宋病无奈摊手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可是一股脑给亚伦送了一千多万功德的高级疾病。

    四级打底。

    光五级就十几种。

    能不痛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“战斗还没结束,我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亚伦想说些什么,却被极速冲来的宋病打断。

    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先是大量吸病,又是大量送病。

    宋病只感觉自己都快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用尽最后的力量,也要将之抹杀。

    不能给对方半点机会。

    否则,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面对冰冷降临的宋病,亚伦当即只能被迫应对。

    但本就全身病的他,在宋病全力以赴的攻杀之下,根本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一个不慎当即被宋病找到破绽,拳头从其两手的缝隙间轰入。

    重重的落在亚伦半边帅气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~”